糖果网址赌博

新闻搜索

青年园地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党群工作

从“张纪中”变成 “张国立”的那个人

来源: 作者: 时间:2019/4/15 13:44:46 浏览:199 << 返回

      我们所在的岳宜项目经理部,座落于湖北宜昌一个名叫高坝洲的小镇。小镇的面前,长江滚滚,浩荡而过,堆积了穿越千年的涛声。伫立江畔,极目远眺,耀目的日光在长江水面挥洒银白的雾霜,江面的船只循环往复,推开沉甸甸的时光纹路,弧形的船头及其倒影汇成飞鸟的半边羽翼,扇动着历史的晚风。这样的景象,总使我难以避免地沉湎于对古之幽情和沧桑时光的打捞中。可对老陈而言,眼前的所见,他却有着另一番解读……

      老陈大名陈玮,陕西咸阳人,1997年从二公局技校毕业,曾在多个项目干过,从事工种涉及机械、安环、协调和行政等方面。工作以来,日复一日的忙碌使老陈无心自顾,以致终于免不了要和疾病来一场猛烈的正面冲突。2013年1月底的时候,老陈多年来积攒下的健康问题,在此时如海决堤,他遭遇了来自于糖尿病、高血压、肾病等数项顽疾的联合侵袭,身体状况由此急转直下。以前的老陈,身宽体胖,脸上花白髭须横陈,和导演张纪中看起来形似孪生,堪称短发版张纪中。可病倒后,他的形象大变样,短时间内他迅速 “减肥”,那张大圆脸也“缩水”了,显现出分明的棱角感,他的形象便由此从张纪中向张国立转变了。
      动了一次大手术后,为进一步稳定病情,老陈被送进了重症病房。躺在病房里的老陈确实郁闷了一段时间,忆及自己以前种种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范儿,然后如坠冰窟。似乎,生活是必须经过断裂才能再生的,只是这过程是那样的漫长,那样的难熬。可老陈毕竟是老陈,他郁闷但并不代表他就此消沉,老陈说:“生命就一回,谁不珍惜啊,尤其是对人世产生了更多、更深的牵挂(他的女儿才几个月大,整天还只会睁着纯澈的眼睛好奇打量眼前的世界)。想想这,啥风啥雨都敢去闯了。”经过一番治疗,老陈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
      尽管“减肥”成了张国立,身体内部的疾病还在负隅顽抗,可由于工作需要,老陈又得再次上路,前往湖北岳宜项目工作。2013年的夏天,流火的七月,我被安排和老陈、罗工一起到现在的项目经理部进行临建工作。那时正待装修的经理部,楼房破旧,杂草丛生,一派尽目的荒芜景象。一开始我们便投入到紧张繁杂的忙碌中,老陈体内的顽疾,就像一条暂时沉溺于冬眠的蛇,稍有不慎就会复苏过来,但他在工作上的较真劲儿却还是一如既往。老陈酷爱摄影,喜欢在装修现场咔嚓按下快门,把墙角、楼顶、门窗、楼道等都定格在自己的相机里。有一回夜已深了,老陈在电脑上对相片做技术处理时,却从中发现一栋楼的房顶虽做了防水,但总感觉有一处和其他地方存在着较大的色差,于是便立刻拿着手电直奔楼顶一探究竟。他发现那一处确实有问题,防水材料并未加以密封。于是他连夜把装修老板叫来,厉声质问,老板自知理亏,掏出手机让负责的工人立马赶过来修补。工人在那修补,老陈则一旁监督,直至完事。事后,老陈指着相机幽默地说,这就是艺术的实用性。
      较真,并不意味着老陈盲目蛮干,相反,老陈却开始比以前更注重起工作方法来了,他曾幽默地说:“我体内埋了好几个定时炸弹(他患有糖尿病、高血压、肾病等顽疾),现在工作我得 ‘油’起来了,要不然迟早被炸飞”。因为身体的缘故,老陈不得不忌酒戒烟,饭局上的推杯置盏成了他生活的雷区,但你不能因此而小瞧了老陈在饭局上的能力。记得在装修经理部楼顶防水的时候,关于防水的价格我们和装修老板争执不休。老陈为解决此事,细细琢磨了一番后,决定请装修老板吃饭。老陈善于海侃,席间,他把自己多年来走南闯北积攒下的谈资,运用得恰到好处,将其逗得哈哈直乐。兴致大起的老板开始大口进酒,老陈则继续他的侃爷风采,就在那老板将醉未醉之际,老陈适时提出了楼顶防水价格的事儿,对方竟痛快答应并签了协议。装修老板笑言上了老陈的当,吃了回“鸿门宴”,但又说这 “鸿门宴”吃得有味。
      岳宜项目所在的高坝洲小镇与长江相伴了漫长的年岁,而江水经由时间之手涂抹的沧桑,已然深嵌于这个小镇的经脉。因此,在这样一种环境落宿些时日,难免使人心生对远亲的挂牵之情。来到岳宜项目后,老陈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工作之余他着魔一般地爱掏出手机,注视着屏幕上那些定格着女儿形象的活泼图片,使自己暂时沉淀于思念的蜜潭里。老陈还把他成吨的父爱漫延开来。居住于经理部附近的一位老奶奶常领着她幼小的孙女来经理部的操场漫步,每当看见小女孩在经理部出现时,老陈安排好活后便会过来逗着她,原本见了生人就会哭闹的小女孩看到老陈竟流露出纯澈如洗的笑脸,那一刻老陈的脑海里定然浮现出远方女儿的模样。是的,这是老陈对远方那个可爱小生命的一种思念方式。老陈说:“很多事,经历过才更明白。这回生了病,我才真正体会到,工作当然重要,但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我们不能因此忽略。”

      工作之余,老陈、罗工和我喜欢到318国道上,驻足凝望,将长江景象尽收眼底。可眼前的长江恰值枯水期,水位下降,岸边大量岩石裸露,仿似岁月之流划开的道道伤口,这让我心生一种悲凉之感。可老陈却不以为然,他说,这条浩荡而过的大江虽然遭遇枯水期,暂失惊涛拍岸的气势,但深沉、雄浑和传奇依旧是它的底色,它看似风平浪静的表面下,依旧蕴含着足让人心潮澎湃的汹涌暗流。老陈又说:“人生如河,跌宕起伏,有涨有落。我现在是病了,但我依旧还是一匹来自西北的狼……”那一刻,他的声音铿锵有力,目中布满棱角。
      事实上,像老陈一样的路桥人数以万计,他们踏上山河大地,历经雪雨风霜,在人迹罕至的荒野架桥开路;他们以信念和行动,诠释着“雕铸路桥品牌,铸就现代文明”的路桥宗旨。(杨春茂)

陈玮病前

陈玮病后

上一篇:各团支部开展多样阅读 倡导青年打造书香萌兴
下一篇:亲人,好吗?
联系方式 地址:西安市高新区新型工业园信息大道2号企业壹号公园33号
电话:029-85692811-9
邮箱:egjmx@shbcccc.com   邮编:710119
友情链接
微信公众号
手机访问